熱情的妹妹

(一)

自從幾周前我和媽媽發生關係以後,我漸漸對此習以為常。只要我需要,媽媽都會儘量滿足我,儘管對我這年齡來說,次數頻繁了點,但是,年輕人的熱情是無限的,而媽媽也不是一個能夠輕易滿足的女人。

當然,我和媽媽的來往要秘密進行,因為我們還要提防我的妹妹黛比。

我的妹妹還不滿十三歲,但是很早熟,身材浮凸有致,特別是臀部雖然瘦小,但是尖尖翹翹的,看著令人心動。不過最初我並沒有意識到妹妹身體的變化,在我心目中,妹妹永遠是個長不大的黃毛丫頭。

不知怎的,妹妹似乎感覺到了我和媽媽之間有些什事在瞞著她。幸運的是她還沒有真的發現什,雖然她還小,想管我們也管不了,但讓她知道了總是不妙。

我和媽媽一有機會就會瘋狂地做愛,在廚房,在臥室,在浴室甚至在遊泳池都有我和媽媽愛的證明。當然,這一切都要等妹妹不在家時才可能發生。我喜歡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因為這要比明目張膽地宣淫更刺激。

對我來說,妹妹還只是個長不大、好管閒事的小孩子,經常破壞我和媽媽的幽會。

不管怎說,我從來沒有把妹妹放在心上。到她十三歲時,她上初中了,和我在同一所學校,我們才有了更多的時間見面。但是學校裡有許多傢夥好像對我妹妹很感興趣,他們總是圍在她周圍打轉,猜測她的實際年齡,以及她的種種嗜好等等。

每當這些傢夥糾纏我妹妹時,我都會十分生氣地挺身而出,不客氣將他們通通趕走。我這樣做並不是說我喜歡保護妹妹,而是覺得他們實在是沒有眼光,居然下賤到對一個乳臭未乾的黃毛丫頭出手。

我並不是故意在打馬虎眼,事實上在我眼裡,妹妹的確是個乳臭未乾的丫頭。在家裡,她什事都要靠我和媽媽,沒有我們,她幾乎什事都不知道,什事都做不了。

不過,她確實嫉妒媽媽和我的親密關係。對於遲鈍的我來說,沒有及早發現這背後的含義是我的失誤。

時間就這樣過了兩個月,有時候妹妹的房間裡會傳來一些奇怪的聲音,但我完全沒有留意。

一天晚上,我半夜醒來,感覺肚子有點餓。由於這幾天妹妹像跟屁蟲似的盯著我,我都沒有什機會和媽媽做愛,所以經常會半夜裡醒過來,體會著夜晚的空虛寂寞。我決定到廚房去找點吃的,填填肚子。我想夜這深了,其他人應該都睡了,所以我也沒有穿衣服,光著身體下樓了。

我們家的房子分為兩層,上面是媽媽和我的臥室,妹妹的臥室在下麵,很靠近浴室。

黑暗中我摸索著走下樓梯,向冰箱走去,妹妹的房間就在廚房的隔壁。

當我經過過道時,我注意到妹妹的房門開了道縫,透出一縷燈光。

出於好奇,我停下腳步,探頭往裡看。

哦!我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見我的妹妹赤身裸體地站在鏡子前,但是給我的感覺是那地陌生。從前那個乳臭未乾的丫頭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含苞待放的青春少女。

妹妹的胸前已經有了兩個腫塊,曲線相當優美,而在兩年前那裡還一無所有。她的屁股顯然已經開始發育,優美的曲線已經勾勒出來,臀部很寬,如果肉再多點就和成熟的婦女沒什兩樣了。

雖然她看起來還很瘦小而且的的確確還是一個小孩,但和以前相比已經有了明顯的區別。

換句話說,她已經開始發育成熟了。

她的大腿不再瘦得像根火柴棍,而是相當渾圓豐滿。她的後背看起來曲線十分柔軟,脊椎挺得很直,也不再像小時候般難看地突起。

想不到我的妹妹不經意間已經發育到這種程度,與我過去印象中乾癟的小女孩完全兩樣了。

妹妹站在鏡子前,癡癡得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完全沒有注意到鏡子的深處還有另一雙眼睛在看她。

透過鏡子,我可以看到妹妹的正面,從頭到腳。過去只有肚臍眼的地方,如今平坦而微露曲線。以往板材般乾癟的胸部,如今已經墳起兩座不小的肉丘,上面真真確確地點綴了兩粒鮮紅可愛的小草莓。

最令我震撼的是妹妹那過去沒毛的大腿根部,如今長滿了細密捲曲的淡黃色陰毛,一道可愛的小裂縫佔據其中。

哦!好可愛!

這一小會兒工夫,我對妹妹的看法一下子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因為站在我面前的妹妹已經是一個少女,一個可愛充滿青春活力的正處於發育期的少女,不再是過去那個瘦瘦小小、惹人生厭的小女孩了。

她個子高高,相當漂亮,和媽媽一樣有張性感的嘴巴,還有一雙遺傳自爸爸的褐色的明亮清澈的大眼睛。

這一切已經足以令我看得目瞪口呆了,但是她開始進行的動作卻著著實實地給了我猛烈的衝擊。

妹妹站在鏡子前,搔首弄姿,身體左右轉動,擺出各種姿勢,頗有點顧影自憐地看著鏡子裡自己那年輕赤裸的胴體。然後她學著照片裡的模特閉上眼睛,雙手在胸前遊弋,撫摸自己小巧可愛的乳房,纖細的手指捏著自己的乳頭,輕柔地揉搓起來,臉上的表情十分陶醉,牙齒緊咬著下唇,發出低沈的呻吟聲,這場面看來有點像電視裡的色情女明星寂寞難耐的自慰表演。

站在妹妹的門外,看著眼前活色生香的表演,我目瞪口呆,腳步無法再移動半步。

我以前從未見過這樣的場面,現在已經完全被它吸引住了,胯下的肉棒不知不覺就站起來了。

妹妹繼續撫摸著自己的乳房,直到乳頭完全變硬。她的乳頭不是很大,在我這距離看不清楚,但我還是可以輕易地分辨出她的兩粒原本紅色的乳頭已經變黑了。

她的手慢慢下移,開始撫摸自己的全身。

她的手滑過平坦的小腹,滑到隆起的屁股,輕柔地揉弄擠壓自己的臀部。她起右腿,手從腳踝開始,順著結實的小腿向上滑動,撫過膝蓋,滑過大腿,一步步向大腿根部接近。

妹妹的呼吸加重了,我也陪著她喘息。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妹妹的年輕亮麗的胴體,有些不能相信妹妹小小年紀居然發育得這好。

像是要給自己獎賞似的,妹妹一邊歎息著一邊把手滑向兩腿之間。通過鏡子,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中指插在大腿根部的小裂縫中,輕柔而有節奏地前後抽動著,不過,每次中指只淺淺地進入裂縫之中一個指節便停止了,沒有深入進去,也沒有在裡面攪動,但看起來這已經使她很滿足了。

我當然知道她在幹什,但是我沒有想到偷看妹妹自慰居然使我興奮異常,我妒忌地看著妹妹纖細的手指自由的進出那可愛的小洞洞,恨不得讓我已經硬得生痛的肉棒來取而代之。

我為我這種淫邪的想法而激動。

哦,我的小妹妹正在用手指滿足自己,而做哥哥的居然躲在一旁偷看!

妹妹的左手放開了乳房,按在牆上,撐住身體,張開大腿,曲起膝蓋,右手的中指緩緩地滑入裂縫之內,直至整個手指都埋進裡面。

在一旁偷看的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手抄起肉棒,和著妹妹的動作開始用力地揉搓,幻想著進入妹妹窄小的、粉紅色的小洞裡不是妹妹的手指,而是我這根又粗又長的肉棒。

在我注視下,妹妹跪下來,雙膝著地,撐住身體,大腿張開,手指快速進出著她的小洞,一幅十分陶醉的樣子。

我在門外看得眼熱心跳,肉棒高高翹起,把門又推開了少許,把腦袋探進了一半,還好,妹妹一點也沒有發覺。

這真是一幅奇妙的畫面,妹妹在門內忘我地撫摸自己的陰戶,而門外的哥哥則邊偷看邊起勁地揉搓自己的肉棒。

大約兩分鐘後,她的大腿開始顫抖,顯然是因為跪的時間過長的緣故。我正奇怪她為什不躺到床上去,那樣的話會舒服得多。妹妹好像與我心有靈犀一樣,轉念間,她已經站起來,飛快地上了她的床,手指仍然插在小洞裡。

當她躺下時,她的腳正好對著我的方向打開,真走運!這回我可以完全清楚地看到妹妹兩腿間的一切,她的手指仍然不停地進出那可愛的小洞,在燈光的照耀下,大腿根部亮晶晶地,看來妹妹流了不少水。

妹妹手指的抽動速度越來越猛烈,她的大腿完全僵直,開得很大,肌肉繃得很緊,空出來的另一隻手緊緊地握成一團,指甲深深地陷入手掌,看來妹妹的高潮快要來了。

她的呼吸驟然間急促起來,她的大腿和小腹劇烈收縮和痙攣,喉嚨裡發出『荷荷』的聲音。媽媽和我一起做時,在她高潮到來前,表現就和現在的妹妹一樣。

我以前從未聽妹妹發出過這樣性感的壓抑的聲音,妹妹顯然怕聲音太大,會引起我和媽媽的注意,所以用手背封住自己的嘴,但是『咿咿嗚嗚』的聲音仍然不斷。

她的屁股高高地起,不斷地向上挺動,我可以看見一滴滴透明的液體從她的小洞中滴落下來。

妹妹的身體終於落回了床上,呼吸依然急促,但繃緊的肌肉已經開始鬆弛下來,雙手隨意地放在身體兩邊,看起來全身乏力。

從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她的乳頭和兩片可愛的陰唇都是紅色的,但上面粘滿了班駁的透明的液體。妹妹看上去十分滿足和快樂,當她輾轉身體,打算再進一步刺激自己的身體時,腦袋轉了過來,眼睛偶然地往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我傻乎乎地站在門口,光著身體,胯下那條又大又長又硬的肉棒昂然挺立,由於剛才的揉搓,龜頭極度充血,泛著紅光,看起來一定十分可怕。

妹妹一下子縮到床角,眼睛睜得老大,半是害羞半是害怕的樣子,嘴唇緊緊地抿著。

很快,她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走開!」她嘶啞著,聲音很小,但厭惡之情流露於表,「離開我的房間,你這變態!快走開!」

我一言不發,後退一步出了妹妹的房間,順手把門關上,扭頭就回自己房間去,當然早已把到廚房找吃的事給忘了。

回到臥室,我關上燈一頭栽在床上,但怎也睡不著。一閉上眼,腦海裡就會浮現出妹妹赤裸的胴體,以及剛才她在鏡子前搔首弄姿的樣子。

才兩年多時間,妹妹真的改變了許多,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黃毛丫頭了。以前我又不是沒看過她光著身體的樣子,但卻從來沒有起過什不良反應,沒想到剛才我竟然會醜態畢露。

想到這裡,我不由地興奮起來,看來往後有機會我一定要讓她好好看看我的肉棒,而且是非常近距離的看。

第二天,一切如常,彷佛什也沒有發生。

像往常一樣,我和妹妹要在吃過早餐後上學去。

媽媽總是起得很早為我們做早餐,儘管這樣會延誤她開工的時間。

在我的記憶裡,只要第二天我們要上學,媽媽很少有賴床的時候,即使是頭天晚上我把媽媽弄得死去活來,第二天她仍然會早早起來張羅一切。

我下樓到廚房時,妹妹還沒有出來,往常她總是比我早到,但今天看來是我佔先了。

「嗨,早晨!看來你氣色不錯喔。」媽媽招呼了我一聲。

「嗨,早晨!媽媽更漂亮了,」我隨口應了一聲,把手伸進媽媽的長袍裡,摸向她的兩腿之間。

我的手指輕易的探到了媽媽潮濕溫暖的陰唇,哦!原來媽媽根本沒有穿內褲,我的肉棒一下子硬了起來。

如果妹妹不在家裡的話,我一定會迫不及待地撩起媽媽的長袍,把她推到水槽邊,像往常那樣從後邊猛幹她的又濕又熱的毛茸茸的淫洞。

「嗯嗯」媽媽被我的手指弄得呻吟起來,不斷地用陰唇研磨我的手指,嘴裡卻說,「嗯.!小心點,寶貝。你妹妹會看見的,她在哪?她還沒來嗎?往常她應該早下來了。」

「別理她,」我邊用手指輕輕地在媽媽的肉洞壁上攪動邊說,「也許她一頭栽在馬桶裡出不來了。」

「你怎能這樣說你的妹妹!」媽媽有些生氣,把我的手推離她的肉洞。

我故意舔了舔濕漉漉的中指,媽媽這才笑了,眼睛熱切地盯著我的短褲上高高突起的部位。

她伸手一把捉住我硬挺的肉棒,正要做下一步動作時,我們聽到了妹妹開門過來的聲音。

「以後再說吧,寶貝。」媽媽低聲吩咐了我一陣,又用力掐了一下我的肉棒才放開。

妹妹進來時,根本就不看我一眼,徑直走到自己的位置前低頭坐了下來。媽媽向她道早安時,她也只是點了點頭,我希望她頭看看我,但她理也不理,彷佛我根本不存在似的。

「孩子,你怎了?不舒服嗎?」媽媽顯然注意到了妹妹的反常。

妹妹只是搖了搖頭,然後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媽媽看出了我們之間有什不對,但顯然以為只是很平常的兄妹間的摩擦,也沒理會,自去料理早餐去了。

我出神地盯著媽媽豐滿的臀部在長袍內擺動的樣子,心裡罵起妹妹來,誰叫她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我們正要成就好事時走了進來。

不過,一轉念間,我又想起妹妹昨晚的激情表演,不由地對妹妹另眼相看。

嗯,看來妹妹也和媽媽一樣有點淫蕩呢。

如果接下來我能出對牌的話,也許會有意外的收穫也說不定,而且絕不會僅僅是看看妹妹可愛的小洞那簡單。

本來光是看著媽媽的屁股已經夠我興奮的了,現在一想到昨晚妹妹淫蕩的表演以及對未來的憧憬,我的肉棒變得更加堅硬了。

為了掩飾我的窘態,我低下頭假裝吃東西,但我腦子裡仍然在不斷地胡思亂想。

妹妹就坐在我的旁邊,相隔只有不到幾公尺,伸腳就可以碰著她的膝蓋。

想到她昨晚她赤身裸體的樣子,我的腳步也開始蠢蠢欲動了。

我繼續想,如果我從桌子下望過去,妹妹的下面會是什景象呢?是不是沒有穿內褲,露著毛還沒有長齊的陰戶呢?

我想,我是不是應該假裝把餐巾掉在地上,趁低下頭撿的時候偷偷看一下呢?但我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我從來不用餐巾,大多數時候我都是用短褲來擦手,如果突然間我用起了餐巾,別人一定會覺得奇怪的。

我頭看向媽媽,她正面向牆壁,我想這可是個好機會。

妹妹一直在注意我的舉動,見我又望向媽媽的屁股,有點生氣地伸腿在下面踢了我一腳。

我回轉頭向她古怪地一笑,繼續吃我的早點,但我的腦子裡仍然在盤算如何湊到桌子下看看她的兩腿之間。

哦,看來兩年之間的確可以發生許多事,至少你的妹妹就可以改變到令你想像不到的程度。

以前,我只當她是個令人生厭的、避之惟恐不及的討厭鬼,現在我的的確確是真的在打她的注意,想得到她。雖然她的年紀還很小,但她有一個青春亮麗的身體,而且一直在飛快地發育成熟。可以採摘的日子不遠了!

我漫不經心地吃著東西,腦子裡卻在回憶昨晚妹妹大腿張開時的樣子,她的陰唇真的是粉紅色的,看起來很嬌嫩,兩邊的毛還沒有長齊,但看起來更加可愛。

我想像著妹妹如果穿有內褲的話是什顏色的,她今天穿什樣的衣服。

想著,我頭看了妹妹一眼,發現她也在盯著我看。

哦,她看我的眼神簡直和我看她的一模一樣!

我的肉棒不知不覺地翹了起來,思想不知怎的就轉到妹妹可愛的粉紅色的小洞上了。

我們倆就這對視了好一會,我才恢復了往日看她時不屑一顧的神情。與此同時,我看到媽媽的嘴動了動,才知道媽媽在問我話。

「嗯?什?」我問。

「我問你,你們兩個到底在鬧什彆扭。你們倆看起來很難受的樣子,是不是擔心天會塌下來呀?我看你們只顧著往粥裡放調料,卻不見你們吃,還有呀,我做的牛奶是不是不好吃,怎不見你們動一動?孩子,你們倆到底怎了?」

我嘟囔了幾句,飛快地把媽媽塞到我嘴邊的火腿和雞蛋吃光。

妹妹也是一言不發,低著頭猛吃自己的那份。

媽媽看來並不介意我們冷漠的態度,只要我們把她親手做的早餐吃光,她就會很高興。

吃完後,媽媽收拾著桌子,為我們準備上學的東西。

我盯著媽媽顫動的屁股,真希望能夠不要去上學,待在家裡好好地和媽媽溫存一番,但是每一次我想到媽媽那毛茸茸的陰戶,腦子裡就會同時浮現妹妹那毛沒長齊的小洞。

哦,見鬼!我根本忘不了妹妹昨晚的樣子。

她看起來雖然很厭惡我的樣子,但我肯定她只是在掩飾自己內心的恐懼,對自己有亂倫想法的恐懼。我甚至敢肯定,當時她一定也很興奮,一定也和我一樣有著同樣的欲望。

這時,門外傳來了喇叭聲,我和妹妹同時跳了起來,這是住對街的比利來了。

比利和我是好朋友,我們同齡,但他已經有了自己的小轎車,他每天都會來搭我們一起去學校。

我和妹妹一起往門口沖,卻在狹窄的門口塞住了。

「快讓開!」妹妹大聲叫道。

「不讓!你擋我道了。」

我們互相推搡著,想先於對方出門。

我突然使壞,手掌滑過妹妹的胸前。

哦,太棒了!

我的手蹭到了妹妹的乳房,她的乳房雖然小,但是比媽媽的堅挺得多,而且更富有彈性。

正當我陶醉時,妹妹縮回了身子,重重地錘了我的肩頭一下。

媽媽走了過來,把我們分開,然後再把我們推出門。她輕輕拍了拍我們的屁股,讓我們不要再鬧了。媽媽顯然看到了我們剛才的小動作,在把我們推出門後,站在門口沈思了好一會。

這又是無聊的一天,坐在課桌上,我唯一想著的東西就是女人的陰戶。當然,我主要在想媽媽的陰戶,畢竟已經有好幾天沒碰媽媽了,想起來就令人興奮,不過,我腦子裡總時不時地浮現妹妹粉紅的肉洞,怎也揮不去。

雖然和媽媽有了肉體關係,而且我時時可以享受媽媽美豔成熟的身體,但這並不妨礙我想其他女人,畢竟我還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還衝動得很呢。

放學後,比利把車開過來,讓我們上他的車。

他的車早已坐滿了其他同學,以至於我坐下後,妹妹除了坐在我的大腿上,就沒有地方可坐了。

我不知道妹妹是否會坐上來或是搭其它的車,沒想到她想也不想就爬上車,坐在我的大腿上。

在她爬上來時我偷偷瞟了一眼她的大腿,解開了我早餐時耿耿於懷的疑問——我隱約看到了她粉紅色的內褲。

如同早餐時一樣,我的肉棒一下子硬挺起來。當妹妹坐在我的大腿上時,我的龜頭正正地頂在了她的屁股上。

我以前抱過妹妹無數次,妹妹坐在我的大腿上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當然那是小時侯的事了,但從來也沒有什感覺。現在,我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了妹妹的屁股蛋和大腿給我的龜頭造成的壓迫感,令我有爆發的衝動。

像要給我難堪似的,妹妹的屁股隨著車子的顛簸而左右擺動,令我倍加難受,她自己卻若無其事地和車裡的其他同學聊天,還不時地和比利打情罵俏幾句。

妹妹的屁股動得有些誇張了,但我假裝不在意,還饒有興趣地聽他們說話。

過街口時,比利突然轉向,以躲避紅燈,結果大家都促不及防,身體向右傾斜。我坐在最左邊,因此我很自然地捉住車身,其他人則捉住我。

條件反射似的,我右手圈住了妹妹的腰。

當車子平衡下來時,我們才坐直身體。

我的手偶然地從妹妹的腰部滑落,落到了妹妹的兩腿之間,正按在她微微墳起的小丘上,立刻一種柔軟溫熱的感覺直透我的手背。

我若無其事地把手移開,搭在她的右腿上。

本來妹妹從始至終沒有對我說一句話,也不對我們的肌膚摩擦表示什,但當我的手按在她的小丘上時,她的身體顯然突然僵住了,小腹的肌肉突然收縮,繃得很緊,但她並沒有挪開身體的意思。直到我的手搭在她的右腿上時,她的身體才放鬆下來。

之後,我們接著和其他人說話開玩笑,但很顯然,我們倆的心思都不在這些無聊的對話上。

我還在回味剛才的短暫接觸,我想妹妹一定也和我一樣在回味著同一件事情。

到家了,我攙扶著妹妹下車,我的右手自然地伸到妹妹的屁股下,將她起來。

當然,這個動作我以前也做過上百次了,但是沒有一次有過這樣的感覺。我可以感覺到她略嫌瘦小的屁股的彈性,以及中間那段深溝的柔軟。

哦!我要忍不住了,我的肉棒漲得生痛。

我跟在妹妹之後下了車,又和比利聊了聊準備開始的籃球賽,然後才告別。

妹妹已經進房間裡了,我一路小跑也進到屋裡。

媽媽不在家,因為媽媽的跑車不在了。

她總是要工作到很晚才回來,爸爸跟他的秘書私奔後,留下一筆帳單卻要委屈媽媽來承擔。

我到廚房找了片三明治,邊啃邊信步遊蕩。

來到妹妹的房前時,看到她的房門是開著的,這次顯然是故意打開的,因為我在廚房里弄得叮噹響,妹妹不會沒有聽見。

妹妹正坐在她的床上,穿著一件比基尼內褲,外罩一件睡衣。

哦,現在才是下午四點鐘呀!

(二)


© 2020 - 吃不下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