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傳來嬌吟聲 1~5

「老公,你準備好了嗎?」電話裡傳來老婆略帶顫抖的聲音,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緊張的心情,盡量用平和的語氣說道:「準備好了,老婆你放心玩吧!」

  其實又不是第一次了,但我還是忍不住被刺激得心血澎湃、心跳狂動。

  「嗯,你要是聽了想射……就射吧,不要忍著辛苦。」老婆愛憐的說。

  「好的,老婆,你也不要忍著,舒服就叫出來。」

  「嗯,我知道了,會讓你聽見的。我就要被別人玩了,你興奮嗎?」

  「你叫得越淫蕩我就越興奮,知道嗎?」

  「嗯,我會的。他洗完了,老公,聽著吧!啵……」

  「那你喜歡讓我玩嗎?」

  「我……」

  「喜不喜歡?」

  「啊……好癢……我要……你……我要……」

  「寶貝,想要什麼啊?」男人的嘴終於放過了老婆的蜜穴,開始挑逗起來。

  「你知道的……」老婆嬌喘息息的輕吟,又想要又害羞。

  「你要告訴你老公啊!你老公想聽。」男人似乎覺得這樣的凌辱更能滿足。

  「大哥,你老婆好性感,我要幹得她升天!好爽!啊……」男人大聲說道。

  在老婆充滿誘惑的淫叫聲中,我加快了動作,猛力地套弄著滾燙的雞巴。

  好一會,電話裡才傳來老婆低低的聲音:「老公,你硬了嗎?射了嗎?」

  「嗯,好硬,射了好多,好爽!你呢,舒服嗎?」

  「……他去洗了,我……也舒服,他很會弄……老公,我愛你!」

  「老婆,我也愛你!」

  「等我回來,回家見!老公。」

  「回家見!老婆。」

  如果不是因為我身體的原因,怎麼會淪落到今天這一步呢?

(二)

  一切的轉變,都要從結婚一年後說起。

  然而不幸的事發生了。

  之後的日子,我們沒有了性愛,彼此也不再提及,生活漸漸趨於平淡。

  那這倒底算不算陽痿呢?難道是因為做愛久了審美疲勞?不會吧!

                (三)

  「想,快脫!」

  「癢就摸摸。」我慫踴道。

  「怎麼摸嘛?」

  「用手插進去。」我幾乎已等不及了。

  「老婆,想不想別人看你自慰?」我一邊插,一邊開始說著淫話。

  「嗯,不想……我要用幹的,不要用看的。」老婆淫蕩地叫起來。

  「你想被誰幹?說!」

  「啊……好舒服……我想……想……」老婆一邊爽,一邊支吾著。

  「說,小騷貨,想被誰幹?」我又用力猛插了幾下。

  「我老公……才不會……像你這樣……總是幹人家……啊……」

  「你的肉穴還是那麼粉嫩,你老公都不幹的嗎?」

  「你老公不幹就讓我來幹好了,把你的屄操黑!」

  「啊……不行的……我老公會知道……知道別人操過我了……不行……」

  「什麼不行?我就要操,還要當著他的面操你!」

  老婆看到我拿著手機,肉穴一緊,嚇道:「不要啊!老公,不行。」

  「打!用免提。」我命令道,並在她豐滿的臀上「啪」的摑了一巴掌。

  「喂……小雨啊,這麼晚了,找我有事嗎?」

  「好啊,聊什麼?你這麼晚還沒睡啊,在幹什麼呢?」

  我開始緩慢地抽動起來,老婆一邊忍著享受的舒暢,一邊跟海濱聊著。

  「沒……沒幹什麼。」老婆的聲音有些顫抖。

  「你怎麼啦?是不是不舒服?病了嗎?」海濱關心的說。

  「沒,沒有。」老婆連忙掩飾。

  「那你要小心啊!晚上不要著涼,多穿衣服,我聽你有點喘氣呢!」

  「小雨你怎麼啦?你在做什麼?」海濱可能感覺到了異樣。

  「沒,沒,我在做按摩啦!」老婆斷續掩飾。

  「噢,這樣啊?那你做完早點回家,這麼晚了。」

  「嗯,我會的,很快就回去了。」

  「路上小心啊!」

  「好,我會的,你也早點休息吧!拜拜。」

  「拜拜,小雨。」

  「剛才差點露餡了,我好怕。」

  「怕什麼?又不是做壞事。」

  「可是……被他知道了,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大不了讓他幹一次嘛!」我調笑道。

  「你說什麼啊?老公,再說不理你了。」老婆嗔笑道,我知道她不是生氣。

  「真的呢,我想那樣一定很刺激。」

  「不行,我只讓你一個人玩。」

  「電話裡怎麼做啊?」

  「就是我配合你們啊!他想怎麼玩你,我就幫他來實現。」

  「老公你真壞,壞死了!那他會怎麼看我啊?我真成淫婦了。」

  「說真的,你還喜歡他嗎?」

  「嗯……也不是不喜歡……還是朋友嘛!」

  「不喜歡就是喜歡了,又不是沒幹過,有什麼關係?只要你喜歡就行。」

  「這不同的啊,老公,這怎麼可以?」

  「沒關係的,老婆,如果你享受、我舒服,他也快樂,有什麼不可以呢?」

  「要是被人知道……」

  「只有我們三個人知道,誰會知道?你看他那麼關心你,不會害你的。」

  「你一定要這樣嗎?」

(四)

  「他是誰啊?」我看著老婆不安的眼神,故意調笑道。

  老婆臉又紅了,啐了我一口,道:「就是他啊,你知道還問!」

  我笑了笑,輕鬆的說:「你想不想去呢?」

  「我很久沒跳舞啦……」

  「我看不是因為這個吧?是不是很想再被他摟在懷裡?嘿嘿……」

  老婆受不了我的調笑,撲進我懷裡,不停地捶著我的胸口,說我又笑她。

  「不用挑了,就那件紅色的。」我指著一件紅色的連衣裙說道。

  「老婆,很漂亮,就這件了,剛好,一點也不胖,真的。」

  老婆飄了我一眼,說:「那怎麼行啊?被人看到……」

  「這衣服又不是透明的,再說裡面還有胸墊,怕什麼?」

  「那胸墊一點點大,只能蓋住乳頭啦!」

  受不了啦!我開始有反應了,雞巴有抬頭的跡像,於是撥通了老婆的電話。

  「老婆,舞會開始了嗎?」

  果然聽見音樂響起了,我問道:「感覺怎麼樣啊?」

  我好像看到了海濱一臉的苦笑:「那你要補償補償他啊!」

  「他也要求過啦!再下一首陪他跳,補償他。」

  「再下一首是什麼?」

  「《一千個傷心的理由》,我們以前跳過的。」

  「啊,就是那首情人舞嗎?要兩個人完全摟在一起的。」

  「不是不是,你跳得開心點,就當回到從前,好好享受吧!」

  掛掉電話,我有點悵然若失,可是又有點興奮莫名,太複雜的情緒……

  我心頭一跳,說:「只有你們兩個人嗎?」

  我也調侃道:「住在一起也沒什麼,不睡在一張床上就行。」

  「那可不一定哦!說不定他一會會過來呢!」

  「那你不要放他進來,萬一他起了色心,要強姦你怎麼辦?」

  「你是不是勾引他了?」

  「還用得著勾引啊?你不相信老婆的魅力嗎?」

  「相信相信,他是不是對你動手動腳了?」

  「摸你哪裡了?」我抑制不住自己的興奮,把硬挺的雞巴掏了出來。

  「就是……胸啊……屁股啊……還有……下面都摸了。」

  「你沒攔住嗎?舒服嗎?」

  「啊,那他摸到你裡面去了嗎?」

  「我就不信他不想摸到裡面去。說,是不是瞞著我?」

  「沒有啊!你要不信,我呆會叫他過來摸給你看。」

  「好啊,你現在就去找他。」

  「那你等他過來摸你?」

  「如果他過來找我,那我就……全都給他。」

  「會讓他親你嗎?」

  「嗯,讓他親我,我要他親遍我全身,就像以前一樣……」

  「那不是會被他脫光了嗎?」

  「是啊!穿著衣服怎麼親我全身?嗯……讓他脫掉……」

  「那你會不會把他也脫光?」

  「他才不用我脫,自己就會脫光了。」

  「老婆,想不想被他幹?」

  「嗯……想……老公……我讓他幹我……幹你老婆……」

  「叫他來幹你,快!」

  「啊……老公……海濱幹我……我要你的……大雞巴!」

  「誰幹你比較爽啊?」

  「啊……都爽……老公,我下面好癢……」

  「他不過來幹你,你就用手吧!」

  「嗯,好難受啊!老公,想要……」

  「老公,我要,你要是不來,我就去找他了,我受不了啦!」

  「嗯,去吧去吧,趕緊去給他操你啊!」

  我說:「如果是他呢?」

  「那……你說怎麼辦?」

  「你看著辦吧!不管怎樣,只要你喜歡就行。」

  「嗯,我知道你也喜歡。我去看看。」說完,老婆掛掉了電話。

  良久,電話不再響起,我充滿憧憬的看著電話,等待著它再一次響起……

(五)

  開機完畢,馬上登錄QQ,然後彈出老婆的一個視頻請求,我馬上點同意。

  「老公,他來了,剛去洗澡,我手機快沒電了。」

  「老婆你好性感!」

  老婆甜甜一笑:「那我把視頻開著,讓你不但能聽到,還可看到,好嗎?」

  我的呼吸開始粗重起來,同樣的,我聽到了海濱的呼吸也粗重起來。

  「啊……好緊……小雨,你還是那麼緊……一點沒變……好爽!」

  「誰叫你的傢伙大……我老公的……小很多……當然緊……啊……」

  「啊……不要……不要舔我的腳……好癢……啊……好癢,受不了啦……」

  「啊……小雨……好爽……操你……操你這小騷貨……」

  「海濱……操我……我是你的……女人……操死我吧……」

  「喜歡我操你……嗎?」

  「以後想被幹就找我……你老公沒用……滿足不了你。」

  「你天天來……給我操……讓你老公……天天戴綠帽……」

  「嗯……天天……給你幹……會幹壞了……老公會知道……」

  「知道又怎樣?誰叫他的小!」

  「啊……小雨,我要射了,射到你裡面!」

  「射吧……射我……沒關係……啊……」

  「唔……啊……」

                (待續)


© 2020 - 吃不下飯